不是所有的王子都爱公主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8:49
  • 人已阅读

  王子爱上了小跟班

  

  三年前,我们三个是最好的朋友,我一直认为沙伟爱的是王佳。因为他们是众人眼中最般配的金童玉女,校草爱上校花,多么完美的结局呀。可是——

  

  这天,是毕业表演赛的前夕,第二天,就是系里举办的羽毛球比赛了。

  

  沙伟走过来,微笑地看着我,神情怜爱,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眼光,心立刻乱成一团。沙伟轻轻拂开我额前的刘海,他看到我紧张的样子,叹口气,说:“我就知道,你会被我吓倒的。你是那样一个惹人怜爱的小东西。所以,我一直不敢对你表白。可是今天晚上,就在刚刚,王佳说她喜欢我,我只好告诉她真相。”

  

  我瞪着眼睛问他:“你不会说你喜欢的就是我吧?”

  

  他长出了一口气,说:“没错,我就这么说的。反正,她早晚是要知道的。”

  

  天!我吓死了!我不知道王佳该怎么反应,虽然我跟王佳在一起,但我们俩都已经习惯了公主和跟班的身份,她怎么可以容忍自己喜欢的人去喜欢自己的跟班呢?骄傲如她,现在一定会气死了。

  

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宿舍的,也不知道自己鼓了多大的勇气才推开宿舍的门。

  

  王佳已经侧身躺在床上了,手边放着一条泪湿的毛巾。还没等我想好如何开口,她就说话了:“小小,明天的比赛,我赢了你,你把沙伟让给我!”嘶哑的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颤抖。

  

  我慌忙说:“好的好的!”我又加上一句:“他本来就是你的,本来就是你的。”

  

  丑小鸭也应该有自己的爱情

  

  第二天,最后的决赛,我和王佳争夺女子单打的冠军。沙伟就坐在场边,我心乱如麻,我不在乎名次,我也从来没有奢望沙伟会喜欢我,虽然我写的很多小说里都能找到沙伟的影子。我不写别人,就是因为,我眼里心里都只是他!原来,我真的一直在偷偷地卑微地喜欢他,卑微到自己都几乎察觉不到。

  

  想到这里,我的泪就要掉了。这样的爱情,我还没有好好拥有呢,现在却就要失去了。

  

  21比8,王佳赢了这场比赛。她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,俯视着我。沙伟却早已跑过来,拿包着冰块的手绢,捂住我左边脸颊正在肿起的青紫。看他那心疼的样子,好像受伤的是他,不是我。

  

  我说:“沙伟,你确定你喜欢的真是我吗?”

  

  沙伟亮亮的眼睛,认真地盯着我,他说:“小小,我郑重地告诉你,我是喜欢你,而且,只喜欢你一个!”

  

  我喃喃着:“可是,王佳是那么的优秀,像公主一样!”

  

  沙伟牵我的手,郑重地对我说:“一个优秀的人,我可以把她当作生活中的朋友,可以让她做自己事业上的合作者,但是,一定要找一个自己爱的人做妻子。”

  

  我愣愣地看着他,做出了今生最重要的决定。我走到一直冷眼看我们的王佳面前,对她说:“对不起,我不能把沙伟让给你。丑小鸭也应该有自己的爱情!”

  

  毕业,我和沙伟结婚。王佳出国留学,没有告诉我们任何一个人。

  

  我以为这就是童话的结局

  

  毕业一年后,沙伟创办了自己的广告公司。

  

  我削去了年轻人特有的锋芒,安心地过自己典型的家庭主妇生活,偶尔写几篇小稿,沙伟会兴奋得像个孩子一般炫耀,到处传颂他有一个作家妻子。

  

  早上,我会给他准备一杯蜂蜜水,润肠且营养降火。他出门会亲我的额头,微笑说再见。然后,我会在家里打扫卫生,浇花。然后,沏一杯茶,上网,发帖,或者写稿。然后,我会打电话问他是否回家吃午饭。如果他没有应酬,可以回家,我会去菜市场,买最新鲜的蔬菜,做最好吃的菜。晚上,我通常是要看电视的,而沙伟,大部分晚上的时间都交给了应酬。公司刚刚起步,我明白他的艰辛。从不打电话打扰他。

  

  在这样的生活中,他被我调养得微微发福,却并不庸俗,少了稚嫩却更添英气。

  

  我很满足,以为生活一直都会如此,如同童话结局: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。

  

  虽然我不是公主。

  

  像一根刺扎进我的心里

  

  这样的生活,过了将近三年,直到一个月前的朋友聚会,才打破了生活的平静。

  

  那次的朋友聚会,说实话,都是沙伟的朋友,而且,我都是头一次看到。我不安地接受大家的注目礼。去洗手间回来时,我听到他们的对话。

  

  有人用玩笑的语气问沙伟:“嫂子不像场面上的人啊。你的事业如果有个能上得厅堂的女人相助,也许会更兴旺发达呢。”

  

  有人接着说:“就像你现在新招的秘书王佳呀!说实话,美国名牌大学毕业的经济学研究生,居然甘心做你的秘书,真是屈才呀。”

  

  隔着门,我看不到沙伟的表情。可是,我听到的名字,却让我如遭雷击。王佳遥远的如上个年代的影子也渐渐清晰。

  

  我不知我们何时有了嫌隙,王佳回来了而且做了他的秘书,我竟然丝毫不知。我的灵魂像被抽掉一样,我只感觉离他的世界越来越远。

  

  我不告而别,聪明如他,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。回家来向我解释说,没有及时告诉我,只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,再让我们见面。

  

  王子就应该跟公主在一起

  

  这个合适的机会,来得如此恰到时候。沙伟做广告的电视栏目要举办羽毛球赛,王佳自然参加。沙伟偶尔说起我也会打羽毛球,电视台的领导非要趁机见见我,并想让我跟王佳一决雌雄,最终选定一人代表广电总局去外省参加更加大型的比赛。

  

  三年了,我又一次见到王佳。更衣室里,我们短兵相接,她看着我,神态依然是高傲如白天鹅一般。她说:我回来了,就是为了沙伟!我仍然觉得我是最适合他的。我能在事业上助他一臂之力,我也能在生活中为他增添快乐。三年之后,你仍然要还给我。

  

  其实,她原本就是有备而来。我佩服她的直白,起码,她不是一个虚伪的人。

  

  球赛还没有开始,我已经有了退让之心。

  

  三年前的情景,再次重现,王佳步步紧逼,我毫无还手之力。败场而归,我看见沙伟眼中闪过一丝失望。但他立刻迎上下场的我,安慰说:“不怪你,好长时间没练了。是我疏忽了。”

  

  可是没有人比我更明白他的心思了,那么多的领导和同事,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妻子像星星一样闪亮啊。

  

  对不起。沙伟。赛后宴会,我没有去参加。黯然离去。黯然的还有爱情。原本就是属于她的东西,我不过偷了几年幸福时光。

  

  半年以后

  

  六个月的时间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我几乎横跨半个中国,从丽江到西藏,走一路,写一路。游历丰富了我的灵魂,长裙映照出我的风韵。我独自一人坐在江边上,眼神清澈,面庞宁静如水。半年来,我经历了成长、痛苦和艰涩,也享受了美景、松弛和神圣。

  

  回到客栈,和蔼的老板娘笑意盈盈地告诉我,有客人找我。盘桓多日,已经有好几个读者根据我在杂志上的游记,来此地找我。

  

  我对老板娘说:“如果他再来,让他去凤凰劫酒吧。”

  

  凤凰古城,有那么多的酒吧,可我,唯独喜欢凤凰劫。我喜欢这个名字。人生就是由无数的劫难组成的吧,可有多少人能像凤凰一样浴火重生呢?

  

  如往常一样,我坐在凤凰劫酒吧的露台上,下面是静静流淌的江水,我随意地翻着杂志。一个人站在我的身后,我没有在意,他绕过我,坐在我的对面。

  

  缓缓抬头,是我梦中无数次见到的闪亮的眼,我的爱人颤抖着唇坐在我的对面。

  

  你以为你逃跑了,就把我甩掉了吗?你以为你不在了,就能让我停止对你的爱吗?你以为你不告而别了,我就会安心地移情别恋吗?他的眼里闪着泪光。

  

  我却如梦幻一般含笑看他。他绕过桌子,把我的头贴在他的胸前,说:“傻丫头,你仍然不明白吗?世上优秀的女子何其多,可我真正爱的,只有你一个呀!我四年前就告诉过你,只有自己爱的人才能做自己的妻子。你怎么还会傻到要逃呢?”

  

  我伸出手臂,紧紧抱住他。我的泪滴湿了他的衬衫。这一次抱住的,我确定是自己的幸福,我永远也不会再撒手。

  

  原来,不是所有的王子都必须要爱公主!

上一篇:转动的石球

下一篇:没有了